失眠。

新連載81回,金木牌杜比環繞音效梗。

寫得很隨意。

以下正文。



    一天裡永近總是醒沒多久便睡去,除了藥物因素、他的身體無法讓他清醒太長時間。永近在離開庫克利亞時沒受過任何無法挽回的傷、只是點皮肉痛,他需要休養,全是來自拚盡全力後的反彈。

    畢竟是四年份的睡眠債,還帶著利息。



    「...英、英。」

    金木喚了第二聲他才打個激靈、打直歪斜的上半身,金木坐在床邊看著永近,永近開小差前吃了一半的養生粥已被金木收好,裝在保溫袋裡、放在腿上。

    「要休息了嗎?」

    「啊啊─抱歉。」永近抬手抹了抹嘴邊,發現應該有的口水或是食物殘渣都不在上面,乾淨清爽。他張口開闔幾下、沒半句打趣的話出口。

    金木看著他,他伸手把病床放平。


    重逢以後,他倆的對話一直是這樣。


    四年的分離,應該有更多的話想說、應說的話要說、未說的話待說,認識永近的人都猜想他倆私下的時間裡應該充滿永近英良毫無休止的垃圾話轟炸,金木研還花了那麼長時間在病榻邊陪他,簡直情比金堅。


    永近本也是那樣打算的。


    但一對著金木,他突然就什麼話都說不出口了。


    壓抑了太久太久的話語想望只有一個出口,永近英良能言善道,但也有他伶牙俐齒的舌根所承載不起的話。


    太重、太多了,壅塞在胸口、喉頭,聲帶一動便會疼痛。


    在只有他們的時間裡,永近更多時候是沉默。



    為了讓永近靠坐而立起的床頭慢慢降下去,睏意也慢慢升上來,他看著金木沉靜的黑色眼睛,不敵睡意。




    永近夢到二十區最熱鬧的那個十字路口,他回頭的時候沒看見金木、便醒了。


    關了燈的房間只有月光照在窗緣、所有事物都輪廓不清,像是生於黑暗、也終自黑暗。

    因為毫無停歇的朦朧人聲低語還在,永近睜著眼睛、過一會才發現自己不在夢裡。枕頭旁有什麼巨大的東西正唏唏嗖嗖地滑動過去,永近側頭看過去。


    要好好吃飯啊。

    那東西對著永近呢喃。


    他瞇起眼睛、卻看不清黑夜裡藏的是什麼模樣的事物,環繞著永近的聲音因為他的專注而逐漸清晰、從四面八方、源源不止地傳來。


    英。

    不要看我。

    英。

    我做的粥不好吃嗎?

    英。

    請不要討厭我。

    英。

    身體還有哪裡會痛嗎?還有哪裡受傷嗎?為什麼一直睡?沒事嗎?

    英。

    吃到一半就睡著、還流口水,英是小孩嗎?

    英。

    希望你看看我。

    英。

    為什麼要這樣亂來,我想揍你。

    英。

    請對我生氣吧。

    英。英。英。英。

    讓你一個人,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謝謝你。

    好擔心你。好想你。好想念你。我一個人好寂寞。好寂寞。好寂寞。好想你。

    想要一直跟你在一起。

    喜歡你。喜歡。我喜歡你。我喜歡你。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永近意識到,梗在喉頭的東西已經消失了。

    「─我也是。」

    他開口時,所有赫子都安靜下來,永近朝背對他、躺在病床另一側的金木伸出雙手,使力一把把對方抱進懷裡。

    「真是作弊...我只有一張嘴啊、都給你說就好了。」

    他笑著說。


    金木翻過身。



    他們沒有對話,他們正忙著接吻。



<fin.>


评论 ( 11 )
热度 ( 67 )

© 阿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