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痕


短篇,寫得非常隨意。


梗概:永近身上有個洞。



    自從把不請自來的永近英良收編進“默默關懷金木研(現名:佐佐木琲世)野放狀態小組”,霧島董香便發現其實這兩人會搭在一塊、還混了這麼久並非沒有原因─永近英良有時候會令她想起金木。

    並不是永近的言行語態或是價值觀跟金木類似─說到這裡他們兩人真的太不相像了─而是有時候看見永近英良專注的側臉,她就不知怎地想起金木。


    就好像看見鳥會想到天空,看到鍋會想到蓋吧。

    霧島董香想,腦中會浮起這種不知所云的比喻、一定是因為看過金木留下的那些書的緣故。


    永近跟著他們以後,董香與四方也就對團隊裡這些少數人類成員(事實上包含千繪也就兩只)多上了心,畢竟武力不行就算了、這兩個傢伙都是智力型角色,堪稱團隊珍貴人才,需要多加保護。

    所以這三年來董香確保著永近英良的人身安全。不過永近英良這人表面上非常好相處,實際上當他想遠離人群時誰都沒法找到他,這對霧島董香的保護工作影響甚鉅、但每次要跟對方溝通時永近總能扯出一萬種呼弄搪塞的理由,董香從沒辦法說過對方、暴力壓制一個脆弱的人類又不能成為選項。

    因此請四方藉故邀請永近、招呼一群男人上澡堂增進感情,實則偷檢視一下對方身上有沒有傷痕這種事、身為一個有所矜持的現代女性,董香可不會老實承認。

    因為這樣董香知道永近身上沒有任何一點傷口、連兒時貪玩留下的痕跡也沒有。(其他部分她倒是完全不感興趣)


    可在一些時刻永近總會摸著肩膀。

    他一聲痛都沒喊,但如果受傷是一種學問,董香─哀愁地─非常專精,她知道那是一個人傷口痛的時候會擺出的手勢。



    三年了,永近獨自一人的時候總會不自覺地按著左肩,董香始終看著、沒有詢問。



    他們決定攻入庫克里亞監獄的晚上,永近不知從哪弄來了腐酒、也給自己與千繪帶上兩箱啤酒(兩人都出乎眾人意料外地能喝),炒熱氣氛對永近而言從來不是個問題,他們一群人就圍在一塊熱熱鬧鬧地開喝起來。

    四方蓮示喝了一口就滔滔不絕回憶往事痛苦的相思忘不了、不過醉鬼不管說什麼感覺上都很爆笑,之後話題就沒正常過、最後竟爆起金木以前在安定區工作時的笑料了。

    到了能夠喝酒的年齡後,董香發現自己只要稍微喝一點、即使沒醉也會臉紅;有了四方這個例子大家也不敢往董香的杯子裡再倒酒,她也因此能稍稍保持清醒地笑看大伙難得放鬆的時刻。


    西尾錦正站在吧檯上大罵金木是如何不給學長面子、在小巷裡堵人就算了到安定區也要拿拉花技巧欺負他,董香笑了幾聲、然後注意到異於往常,靠在角落的永近;他坐在牆邊、面前擺著不少已經被捏過的空鋁罐,他身旁的千繪已經靠著椅背睡起來,永近手上還有一罐已經打開的啤酒,他也看著吧台上的西尾錦、跟眾人一起笑幾聲,然後一面啜幾口酒、一面用右手揉按左肩。


    董香走過去。


    「我老早就想問。」她的腦袋有點微醺,不過董香覺得自己開口時是清醒的,「那是因為被那傢伙咬的嗎?」

    永近極度難得地對董香露出迷茫的表情,他看看董香指向自己左肩的手指,然後是自己按在左肩上的右手。


    在那一瞬間、對方臉上的變化讓董香懷疑:這個無比敏銳的男人居然不知道自己受傷了嗎?


    可是永近笑起來,他張握兩下本按著肩膀的手,然後笑出聲,最後拍腿大笑。董香覺得他太誇張,順勢伸手用力戳了永近肩膀幾下,幾乎把這個人類從椅子上推倒在地。

    「董香美眉變細膩啦!」

    「再東扯西扯的我就要認真戳你肩膀了。」

    饒了我吧。永近笑笑、他低下視線,或許是因為酒精的緣故、霧島董香能感受到這男人放鬆了什麼東西,他又開始按著肩膀、但這次只是摸著那個地方、像是確認。

    「不是、他─」頓一頓,永近說:「金木沒傷過我。」


    「...在離開之前,金木曾經靠著這裡睡了一會。」


    只是這樣而已。閉著眼睛、永近喃喃自語地說。




    三年前的地下水道,永近像是餵養一個飢餓的嬰孩那樣、給金木餵了偷來的高濃縮RC細胞液。

    金木喝完就平靜下來、他的身體似乎為了要消化那些高濃度的能量,開始一一關掉除了消化以外的功能:掌管情緒的額葉、支持身體的脊骨、負責視物的雙眼。他在永近懷裡慢慢睡去、額角靠著永近的肩窩、偏向左肩的位置。

    金木的身體很沉,但永近穩穩地撐著他。永近看著下水道沒有盡頭的黑暗、下來這裡以前沙盤推演無數次的計畫或是打算─什麼都沒想,他專注地聽著金木的呼吸聲。


    那並不是一段很長的時間。


    最後永近放手離去。



    原來如此。霧島董香恍然,為什麼自己總會看著對方就會想起金木。

    因為他們都是對自己身上的傷痕與破洞毫無自覺的笨蛋啊。
    

    


fin.



评论 ( 11 )
热度 ( 83 )

© 阿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