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寶貝。

梗概:雖然身為一隻神奇寶貝,但金木從未被任何訓練師真正收服過。

Tag:神奇寶貝(口袋妖怪、口袋怪獸)AU,飼育員!永近英良x神奇寶貝!金木研

前言:

被催稿了,但是最近寫不出東西,只好從垃圾桶裡挖點拉基出來,證明作者還活著,沒跳坑。

因為是棄稿,這篇不會繼續往下寫,不過其他的還會繼續寫,呃、如果能睡飽的話就繼續寫罷。





        金木從沒想過自己會離開出生、和母親一起生活、在繁盛草叢與茂密枝葉間渡過每日的常盤森林。

      作為一隻普通系、除了哭聲和搖尾巴以外沒有其他招式、外貌沾不上帥氣或可愛的邊、成長值也毫無特色的神奇寶貝,金木不是那種年輕的訓練家會想收服培育成踏上冠軍之路的夥伴,他這樣類型的神奇寶貝頂多只會成為訓練家旅途上刷成經驗值的墊腳石之一。

        不過托母親的福、金木從沒和菜鳥訓練師對上眼、莫名其妙進入一場被收服或者成為經驗值的激戰;相比常盤森林裡其他領域意識強烈的神奇寶貝,金木的母親總是帶著他躲避人類的視線,這或許也是因為父親過世後、落單的他們得想盡辦法在這巨大得如迷宮般的森林努力生存下去的緣故。

     也因為總是被母親叼著後頸在草叢間潛伏移動,就算金木成長到足以在森林裡四處奔跑的年紀、他也養成一種隱匿聲息、躲躲藏藏的微妙習慣,就連四周沒出現訓練師或人類也一樣,生活在其他生物的視線之外對他來說漸漸地成為一種理所當然。


        但是也寂寞得不得了。


        在那個時候,父親過去的窩巢─在常盤森林邊緣一棟破舊棄置的小木屋─是唯一能讓金木忘卻寂寞的地方。


        那應該是一個曾有人類居住的小屋,但居住在那裏的人似乎在某一天突然決定離開,屋裡還留著大半保存生活痕跡的擺設,桌上蒙塵的餐具、几上倒臥的相框,還有大量的、塞滿每個角落的書籍;這棟凝結在時間裡的林中木屋雖然殘破、但門窗倒好好地關著,唯一的出入口在壁爐牆邊一塊鬆脫的隱密木板上,每當母親外出打獵,金木就會縮起身子、鑽過木板間狹小的縫隙,然後在小木屋的壁爐邊抖擻著甩掉黑色毛皮上沾到的灰塵。

        陽光從玻璃窗灑落屋內,紙頁攤開的書籍散落在地上,大多數的書都沾染灰白,但有一小落堆積在餐桌底下的童話書似乎曾被翻閱而一塵不染,在那些書旁有一本闔上的硬殼書、裏頭夾著一片常盤森林裡最常見的枯葉。

        出於稀薄記憶裡來自父親的習慣,金木總是從森林裡叼來一片葉子放進正在看的書頁間;他不知道閱讀人類文字的能力是不是有人類教導給父親與母親、抑或是他們自己學會的,但金木確實有問過母親:父親是不是讀過這裏所有的書。


          當然,在這間屋子裡的書,全都是你父親的喔。

        母親當時溫柔地道,並替金木舔順柔軟耳朵後面翹起的毛髮,金木和母親一起趴在攤開的書頁上、他用小爪子拍了拍那些他尚不了解的文字符號。

        或許是因為想了解自己沒有機會認識的父親,所以才會深陷在父親曾經擁有的書籍裡,努力地想要了解父親的世界、那個母親提到時總會流露出眷戀,大家在一起,不寂寞的世界。


        金木小心地從散亂的書本間走過,他坐在那本夾著樹葉的書前,笨拙地運用爪子跟頭頂、把硬殼的書本翻至枯葉標記的頁數,他伸長前爪、趴在書上開始津津有味地讀著。這本書雖然字數較多,但曾有人在上頭細心地替每一個較難的生字寫上側標與注釋。

        金木晃著尾巴很快就陷進書中世界,以致於那個聲音喚了第二次之後金木才聽到。


    「─吶,你在看什麼?」


        金木反射地轉向聲源。

    那是一個金髮的男孩、他就坐在離金木不遠,一個門板掉下來的櫥櫃裡。男孩似乎老早就坐在那裏,他的手邊有一些已經吃完的點心包裝紙,金髮男孩盯著金木、大力吸了下快流出鼻涕的鼻子。


        金木身上的毛澎地一下就炸起來,他的腦子一片空白、想不到要逃跑或反擊,縮著身體貼伏在地面,金木渾身僵硬、睜大眼睛盯著男孩。

        男孩看到金木的反應後抓了抓臉。

        「不要緊啦,我什麼都不會做,你看、我沒有寶貝球喔。」

        男孩伸手掏著自己的口袋、在光亮的地方翻出一些紙屑彈珠和銅板,金木仍愣愣地盯著男孩,但他後頸豎起的毛已經慢慢順下去。


      似乎為了不要讓金木嚇跑,男孩伸長脖子看著金木面前的書、不過沒有離開他的位子:

    「那個,很有趣嗎?你可以讀那個的話,應該也聽得懂我的話吧?」


    金木沒有回答,他輕輕晃了晃尾巴當作回應;男孩因為金木的反應,看起來心情不錯,他又問:

        「是因為那個很有趣所以才一直一個人在這裡看書嗎?」


    這句話語裡沒有惡意,但像是扎進肉掌裡的小刺一樣讓金木不快。看見金木略有怒意地壓低耳朵,男孩急忙晃了晃手:

    「不是說那樣不好啦。」他搔搔臉頰,「老實說,我啊,最近才搬來這個鎮上、雖然知道戰鬥或收服,可是我覺得,用戰鬥讓對方成為朋友什麼的、好像哪裡怪怪的啊─所以到現在還沒什麼朋友。」

    一邊說著、男孩不知什麼時候拉近了與金木的距離,他趴在金木前爪攤開的書本對面、興高采烈、或是有那麼些孤注一擲地道:

    「所以我想問,吶、你願意當我第一個朋友嗎?」


    男孩說他叫永近英良。


    那之後春去冬來,人類成長的速度很快,遠比金木還要來得快多了。剛開始跟著永近在森林裡往那些連金木也沒發現過的地方歷險時,他們倆還能步伐一致地前進,後來金木漸漸跟不上永近,或許也因為金木總是躲躲藏藏地走的緣故。

    有一天金木跟丟了永近,他坐在草叢裡,頓失方向;但沒多久永近就繞回來,金木本想立刻跟上對方,但沒想到永近一把抱起金木、放進自己揹著的側背包口袋裡。

    「快趕不上拉!這樣比較快!」

    那天他們一起看見最難以忘記的日落。


    常盤森林雖然是金木出生長大之處,但這茂密、危機四伏的巨大森林,從來只讓他感到孤獨。

    但在遇到永近以後,這森林每一個角落都充滿回憶,才真正成為他的「家」。


    他沒有想過要離開這座森林。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47 )

© 阿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