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物。

雖然遲了。

生日快樂,金木研。



    射手座今天的星座運勢五顆星,星座小語:失而復得、久別重逢。

    佐佐木琲世出門前瞥了一眼早報的星座專欄、不知怎的就記得這一段;不是自己的牡羊座也不是有點用處的、曉小姐的雙子座,十二個星座裡就偏只記得射手座的內容。

    有馬貴將到德國參加海外支部機密會議,會議結束前收發訊息都會被限制,琲世也就沒法傳星座小語這種垃圾訊息給前長官、好找個對象消耗他心裡這好像什麼事懸而未決的感覺。

    想到有馬、佐佐木琲世後腦杓似乎有什麼資訊正朦朧地亮著,但風雪越來越強、他的腦袋也被風吹得無法順利運轉,琲世決定忽視那條訊息,他立起衣領抵抗攻擊後頸的風、搓了搓凍到發紫的手,繼續往來時的路上搜尋車鑰匙的蛛絲馬跡。

    連著幾天都是陰天、太陽被雲層蓋住。繼續彎腰在泥雪地裡找鑰匙時,琲世想著:如果太陽也算是失而復得的範圍內、希望星座運勢至少準一次啊。


    半小時前、佐佐木琲世跟著真戶曉一起離開CCG,他邊走邊和曉討論會議上的事件情報,陪著曉走到車旁、目送曉駕車離開:琲世一路上腦袋都不停轉著、所以在走到自己的車旁要找鑰匙開門前,他都沒注意到鑰匙是什麼時候不見的,只記得還有從口袋裡拿出來刷過一次CCG大門的感應扣。

    他跟真戶曉停車的位置距離大門都有點遠,今早寒流來襲、平時不開車的同事全開車上班,琲世也是繞了兩圈才找到職員停車場最邊緣的位置。

    大門警衛沒在大廳看見他的鑰匙,也就是說、得滿停車場的找了。


    鑰匙大概是被手套夾著在動作間掉出口袋,被夾著雪的冷風吹了十分鐘、琲世已經放棄找到重量較輕、可能會被吹走的手套,能找到鑰匙他都要跪下來謝天謝地;有些下班的同僚注意到琲世的行動,但只瞥了一眼,就逕自鑽進車裡驅車離開。

    冬季天色黑得很快,雪也沒停歇的跡象,半小時後琲世打了個噴嚏,沮喪地想乾脆先留車在原地、自己招車回家。牡羊座的星座運勢大概是負五顆星、諸事不順吧。他淒涼地對自己說。

    離去前琲世想在自己的車雨刷上留個字條、希望至少車別被勤勞的停車場管理員拖吊,這時候他才看到自己的車門把上掛著東西。


    有個白色塑膠袋不知什麼時候掛在那上面。


    他走過去打開塑膠袋,裡面是自己的手套和最重要的車鑰匙,還有張從筆記本上撕下來、對折成兩半的紙條。

    寫字條的人筆跡隨興、但不致無法辨識,上面寫著:


    把車牌號碼寫在鑰匙圈上有點危險、換個讓人找到失主的方法吧!寫手機號碼之類的!或是更有效的:好好休息、不要累到弄丟它。


    空白的地方有個筆畫簡單的人像,圓圓的耳朵、圓圓的鼻子、像刺蝟一樣往外突的頭髮,紙上的小人正朝琲世笑著。



    佐佐木琲世用凍僵的手打開車門,一下就鑽進車裡,先發動車子把暖氣開到最強,他在裡面靜靜地坐了一會,等身體的知覺回復一點、他才動作緩慢地打開收音機,看到螢幕上顯示的日期、後腦杓閃著的訊息才又亮起:啊、今天是有馬先生的生日。

    不過懸而未決的感覺早在想起這件事前就已消失,佐佐木琲世對自己忘記長官生日這件事毫無心理負擔。


    手裡握著的手套跟紙條都沒被雪弄濕,反而有種被陽光照過的奇異錯覺。


    星座運勢什麼的,一點都不準嘛。


fin.

评论 ( 1 )
热度 ( 46 )

© 阿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