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匹。


梗概:從前從前,有兩隻兔子。


配對:永近英良/金木研


TAG:寵物兔PARO,擬兔化,短篇。




    在他的眼睛能清明地看見這個世界以前,金木就感覺到自己的母親已經離開他了。


    對於寵物兔來說,這是很稀鬆平常的一件事,他在這個狹小的圍欄裡出生,在稀疏的乾草間翻爬、往母親消瘦的肚腹上尋找乳汁的每一日都讓他漸漸明白這一天終究會來臨。


    所以,當金木能看清楚這個世界時,他只有自己一個。


    人類們時不時會來到他的狹小圍欄,每當這時候金木就會慢慢地跳到角落伏下身,將短短的黑色耳朵貼在背上,或是溫馴乖巧地吃食人類倒進飼料盒裡的草料。

    研是個乖孩子,這樣就好了,就算人類對你做了不舒服的事、也不要傷害他們,因為他們只是人類、不是兔子,他們不知道自己做的那些事會讓我們不舒服,比如抓耳朵、比如不讓你喝水、比如讓我們生活在沒有遮蔽物的空間。

    幼兔的聽覺比視力更早發育,所以母親這番在他出生前就不斷重複過的話語在她離去後仍深刻地刻印在他的耳蝸。


    金木一直都是自己一個,陪伴他的只有母親的聲音、還有乾草底下傳來的淡淡紙張油墨味道,不知不覺、比起睡在乾草堆裡,他更喜歡伏在撕碎的紙張上打盹。


    直到有一天人類突然抓住他、將他帶出那個他出生長大的狹小圍欄。


    金木僵硬著四肢,在人類的巨大手心中不敢亂動、他的心臟碰碰狂跳─要去哪裡?我做錯什麼什麼事了嗎?我要被帶去跟母親一樣的地方嗎?─強烈的光線與嘈雜的聲響同時朝他敏銳的感官襲來,他在能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前就被頭昏眼花地放進一個箱子裡,箱口很高、踮著後腳站起來也看不到外面的景象,金木試了幾次之後放棄、安安靜靜地把自己縮進箱子的其中一個角落裡。


    『─暹羅侏儒兔,媽媽生太多胎死掉了。』

    『...難道不覺得很過份嗎?』

    『沒辦法,他們是寵物店,說到底是商家啊。』

    『唉...總而言之謝謝你囉,願意把這孩子交給我。』

    『如果你不帶走、他們也會叫我轉交給其他寵物店,這傢伙怎麼餵都不胖,賣像不好又是公兔,下場只會比他老媽更慘...這樣太可憐了。』

    『打起精神來啊衛生稽查官,你要符合一下人心期待的那種冷血殺狗形象啊。』

    『你說啥?!我坐辦公室到現在殺過最多的只有蚊子好嗎!』


    人類們的笑聲從箱子外傳來,金木懸著的心稍稍放下一些、那個比較靠近他的聲音聽起來很溫柔。溫柔,他沒有聽過溫柔的人類聲音、但應該就是那樣了吧,不會讓他覺得害怕、想把耳朵貼在背後一動也不敢動。


    箱子晃動起來,金木安分地待在他的角落。那個溫柔的人類聲音又響起來:

    『抱歉囉,太臨時沒把外出籠帶來、不過很快就會到我家。你孤獨一匹兔了很久吧?待會就能遇見很多同伴─不過你看起來是比較安靜的那種類型耶,也好、你就教教我家那隻什麼才是兔模兔樣吧─』

    在移動的路途中,那個人類不斷地對縮在陰暗紙箱裡的金木說話,雖然不太懂對方在說些什麼,但那穩定地溫柔嗓音讓金木不再那麼緊張地繃著身體。

    金屬的開門聲響起,箱子也不再晃動了。


    『豐永、你又帶一隻回來啦?』

    『對啊,研才兩個月大、大家要好好對待他喔。』


    金木被一雙溫熱的雙手輕輕托著胸口與臀部、抱出箱子,但這次他在緊張地發抖前就被放到鋪滿好聞乾草的大籠子裡。

    他蹲在原地一會、才謹慎地朝四周嗅嗅─這裡不像他過去待過的狹小圍欄,空間很大,在籠子的周圍固定著有啃食痕跡的木棒玩具,不過吸引金木注意力的不是那些新奇的玩具,他注意到一小截紙張從籠子底墊下翹出來。

    金木轉動耳朵注意周遭的動靜、一面跳過去把它咬出來、用門齒撕成一片一片細長的碎紙。


    「你在做什麼?」

    對兔子來說太過洪亮的聲音突然響起,金木緊張地豎起耳朵,他身旁不知何時來了另一隻跟他一樣大小的兔子,對方蹲在自己的後腳上、蓬亂的金毛中一雙大眼睛朝他閃閃發光,鼻頭好奇地抽動。

    「做、做窩...」金木又把自己縮成小小的一團,他從來沒有遇過其他同伴,尤其是同年紀的同伴。

    「好酷!」那隻兔子湊過來嗅嗅角落裡的半成品,金木才發現對方蓬亂的金毛根部是黑色的漸層。

    「吶、我媽媽跟我說兔子只有自己一隻的時候才要做窩。」

    聽到對方的話金木莫名地覺得生氣、他不看著對方、但豎起耳朵:

    「這樣、這樣不好嗎?」


    「也沒有不好啦。」那隻兔子用前爪梳了梳耳朵「只是、我在你來之前,也都只有自己一隻住在這裡,所以─」

    蓬亂的金毛湊到金木前面,對方用鼻頭輕輕地碰著金木跟他一樣抽動的鼻子,愉快地問:

    「所以、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做窩?這樣做窩比較快吧?」

    「唉、啊─」金木有點慌張失措地看著他,這猶豫讓對方頹喪地問:不可以嗎?「可、可以啊。」他立刻回答。

    「真的嗎?太棒了!」

    金毛兔子在原地高高地蹦起來旋轉,他從籠子的另一端咬了一些長桿乾草快速地蹦回來。

    「我叫永近英良、叫我英就可以了,你叫什麼名子?」

    「金木,人類都叫我研。」

    「那我就叫你金木吧!請多指教!」

    永近笑著低頭把鼻子靠近他,金木動了動耳朵後也開心地把鼻頭貼上永近的。

    「請多指教、英。」


fin.

评论 ( 26 )
热度 ( 52 )

© 阿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