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


梗概:這是關於一位魔法師,與他的朋友的故事。


Tag:奇幻風格,永研,魔法與茶葉系列。


 


   永近英良是一位魔法師,更準確地說、是"呼喚事物真實之名的術者"。雖然他本人看上去更像個吟遊詩人、言談比純正的吉普賽遊俠更俱吉普賽風格、來去無影的行蹤比墓穴盜賊還高竿。但他確實是在王城出生長大、從那個古老講求禮儀追求智識的法術學院裡學成畢業,然後踏上所有魔法師都不屑前往的渾沌荒野。


    沒有人知道永近英良真正遊歷過什麼,他向所有人敘述的故事都有些過度荒誕、虛實交錯。在你覺得他或許真的取得過夢魘之火卻又落失在亡者之河、在獨眼巨人的監視下盜走珍寶、騎乘滅絕的異獸跨越死蔭幽谷、或是─曾與真正存活的火龍共同生活─時,又會覺得這些不過是一次蜂蜜酒飲用過度所產生的幻覺、或是為了引起哪個年輕的女孩注意夸夸而談的胡言,就像他給所有人的印象那樣。


    但年輕的孩子都喜歡他的故事。聖殿騎士團中總有許多流離的孤兒,在大殿聖像前宣誓將此生奉獻給主神與王國,卻未曾被誓言的重量給壓沉肩膀、從幼稚的空想裡溺進令人窒息的現實。他們會在每日的早課後聚集到這位魔法師的庭院、哀求他繼續那些有著幻獸與騎士、龍與魔法的冒險故事。

    佐佐木琲世早已脫離孩童的年紀,但每一天他都會踏進永近那長滿奇異花草的庭園、看顧騎士團的這些孩子已成為他不願坦承是藉口的原因。


    鐘樓已開始敲響夕沉的鐘聲,永近板起了臉才將他庭院裡那些意猶未盡的孩子們趕上歸途,佐佐木琲世一如以往跟在最後一個孩子身後替永近關上那扇被青綠藤蔓攀附的圍籬,他要向主人道別時,卻不同以往地被挽留下來。


    「你啊、最近是不是太操勞了?我手邊剛好有提振精神的藥茶,幫你準備一些帶回去吧。」

    「這,還要麻煩您實在不好意思。」

    「唉別說那些,快進來,晚上我還得去"世界盡頭"陪大教堂的那些傢伙們拚酒。」


    佐佐木琲世猶豫了一下才快速踏進魔法師的家門,走進前廊他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沒有感受到每一次踏進他人私領域時被魔法結界掃查的不悅刺痛;他看向在堪稱垃圾山的桌上翻找挖掘的魔法師,並不太清楚對方究竟是太過鬆散不懂防備、還是實力叵測過度自信。


    永近突然從一團法術卷軸中抬起頭看向他,快步走到冒著詭異泡泡的大釜旁、從有五彩印子的茶壺裡倒了一杯茶塞進琲世手裡,嘴裡忙不迭地蹦出句子:

    「抱歉我可能得準備一會、你別站著找到空位就坐吧,啊那邊那張沙發椅別坐我還沒把上頭的詛咒清掉那會害你腹瀉七天七夜、別跟那鳥籠裡的東西說話牠會爆炸、如果那幅畫又開始脫衣服了就撇開頭別看,那絕對不是我的興趣所在是它自己想這麼做,我用布遮它就用別的法子煩人─別問我是什麼法子、你不會想知道的,我只是幫一個朋友收留下來──總之你還是坐這吧。」

    被拖著在家具之間繞了一會,佐佐木琲世最後被永近按著肩膀坐到凳子上,就看不出來堆滿不明魔藥與那些五顏六色的燒杯試管、看上去一碰就會觸發什麼法術連鎖反應爆炸的桌子旁有比這屋裡的其他哪一個地方還要更安全。


    「樺樹的鱗片─樺樹的鱗片─記得在這──」

    永近抱著一個研缽,在堆滿玻璃罐的架子與工作台之間上竄下跳,抓了藥材也不斟量就往裡丟。琲世看看他、又看看手裡氤氳著熱氣的茶,抬手湊到鼻間小心地聞了一下。

    佐佐木琲世覺得自己因繁重工作而糾結在一塊的腦神經都被溫柔地撫開。

    他立刻飲了一口、溫暖的茶流經喉嚨,在自然花草的清新氣息裡,暖意從身體內部慢慢地泛開,讓那些緊張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放鬆,他被溫柔地包裹在茶香之中。

    像是回到家一樣。



    「─永近先生真的看過龍嗎?」

    話出口之後佐佐木琲世才感到懊悔,一定是這些被施了魔法的茶葉讓他說出如此失禮的問句,但同時這也是在他心中深埋的疑問、在他鬆懈之際被好奇心驅趕而出。

    魔法師抱著裝滿藥材的研缽走到工作台前、用看似隨性的動作準確地研磨、切制分配所有藥材,一面漫不經心地應答他:

    「嗯,牠還是我多年的親友。」

    「但龍已經─」


    「死絕了,我知道。」永近在藥葉上比了一個複雜的手勢、低聲詠唱喚醒元素的真名,那些藥葉泛起一陣柔和光芒。


    「...對不起─。」

    「用不著道歉啦。」永近的語氣坦然、他背對著琲世,「你知道如果魔法師掌握了某個魔法生物的真名、而那個魔法生物死亡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嗎?」

    「沒辦法再召喚牠們,不是這樣嗎?」

    「不只如此,那個名子會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上,連魔法師本人也記不住。」他用指節敲了敲太陽穴。

    「真是─非常殘酷的結局。」

    「但我沒有忘記那個朋友的名子。」


    永近從一本大部頭鉅作中抽出壓得扁平的布袋、小心地將制好的藥草裝入,繫好袋口。他走到佐佐木琲世面前,將那個施了魔法與祝福的藥草茶袋放進對方的手中。

    藥草茶令視線有些暈呼,佐佐木琲世似乎看見永近對自己露出了一個流轉著複雜情緒的溫柔微笑。


    「也許有一天,我可以再度對他呼喚他的真名。」


    好了快回聖殿吧,我可不想被有馬先生抱怨又把他的愛將拐走─。方才那個魔法般的時刻在永近一甩長袍轉身往門口走後如一場白日乍現的夢。佐佐木琲世從凳子上站起,有一種酣睡之後的溫暖滿足在他的胸腹,像團焰火。

    他還想向正站在門口等著送客的永近道謝、但看到對方的眼神後就只能失笑。

    那麼、再見了,他對他說。年輕的騎士離開這個神秘魔法師的庭園。



fin.


"傳說世界萬物俱有真名,一種呈現其真實本質的名子。與一般表面的名子不同,由於它掌握了事物最核心的秘密,所以必須密藏起來,隱而不彰。只有別具慧心天賦異稟的人和經過修練的魔法師才能找到這個名子,並且呼召它。"



评论 ( 13 )
热度 ( 52 )

© 阿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