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永研,還有寫"情人節巧克力"時的一些雜感。

雜感涉及暴雷就放在最底下,前面這邊先放之前在噗浪上放過的、非常片面的西批想法。就是一連串的個人感覺。



在我個人的感覺之中,永近與金木的感情圖示大概像是這樣:

永近>>>>><<│<<<<<<<<<金木

永近與金木兩人的性格差異很大,但我認為人類的性格分為許多層面、差異性這麼大的兩個人能夠這麼長期相處,除了永近很積極維持他們倆的關係(這部分後面詳述)這部分外、在兩人的個性本質中必然具有共鳴之處。

所以、就算在原著中對於永近著墨不多,我覺得多少都能在金木的身上看到永近的影子,反之亦然。

之前看到阿豬教主在百度帖子裡抓出永近與金木互動的分析帖(順便一說那真是神帖、神帖、神神帖),裏頭有句話特別讓人感受很深:"只有孤獨的人才能理解孤獨的人"。

雖然第一印象極端迥異,但我覺得他們兩人在本質上是相同的,他們都在人群中尋找能夠填補那份孤寂(或是空洞、或是靈魂上欠缺的那部分)的存在(嗯、說到底誰不是呢),直到遇到對方、在接觸到彼此時發現對方就是自己缺失的那一塊。

"跟他在一起時、再平淡無奇的對話都變得有趣、再無味的速食都變得美味,像是所有的齒輪都卡上了正確的位置,陪伴在彼此身邊的時光就算是如此漫慢的年歲、也仍然覺得用上一生也不夠盡興"

我覺得永近很早就知道這件事了,他可能不是那麼直接地"發現"這件事、而是直覺性地"知道"金木是那個讓他的人生完滿的一塊。

但是這樣的情感要從友情進展成愛情(又或是說,從一個穩定的夫妻狀態逆推回情侶熱戀XD)、可能還欠缺一點自覺,還有除了友誼(以及自我獻身這種既不是愛情也不是友情的感情)以外的情緒推力(忌妒心、佔有慾、得失心)。

我覺得金木正巧擁有這種情緒推力,尤其是在他成為喰種以後。

永近對他而言是在人類之中最"獨特"的存在,在原著之中他不段提起無論如何他都不希望永近受到任何傷害、希望永近認同自己喰種身分的冀望、畏懼永近拒絕自己後的失落與危機。

可是他本身的性格讓這種推力藏在一個自我壓抑的隔牆之後:他覺得被愛是需要條件的。

努力才能夠得到家人(阿姨)的認同,他人的愛是必須努力才能獲得的東西。他必須努力成為人類/隱藏自己才能被永近接受。

(但是永近跟本不需要金木去努力"完成"什麼,永近會跟金木在一起、僅只是因為他是金木研。)

所以在突破那片牆之前,兩人的關係都比較像是永近對金木的單箭頭

嗯.....我講話真是毫無邏輯。總之,兩個人早就該在一起了/在一起也不意外,只是需要點推力。

以上,

這邊開始放自己在寫"情人節巧克力"時的想法。


*華特米農=Watermelon,我讓他成了某個外國作家(嗯、可能是熱情的南美),作品也因此變得比較歡樂一點(希望如此)

魔法武鬥風雲會=魔法風雲會,不過我只有玩過富饒之城、對魔法風雲會不熟就沒有在比賽上多加描述。就是一個對奇幻遊戲Geek的致敬。

故事裡面讓永近對上華特米農是我個人的妄想,也可以說是、永近扭轉金木悲劇故事設定的奮鬥用這種比較搞笑的方式表現


*一般人在看一部作品時、最先注意到、最容易共感的是與自己相似的腳色,所以永近才注意到華特米農作品中的海德。

哈薩(Haise)王子與海德(Hide)的故事可以說是從永近的角度對Re的理解。嗯,這樣說太狂妄了、應該是說我自己對於"永近在壁虎事件之後的行動"的理解。為什麼他願意拋棄正常大學生活踏進CCG、還有在136回出現在下水道等等的行動(如果沒有哈薩王子的王國,對於海德來說根本沒有意義啊。)

以及如果"佐佐木"是永近別無他法下的戲法的原因:就算是如此的絕境(再也無法見面或兩人可能都會死),只要有機會就去嘗試(「只要活著,總會有辦法的。」),前途雖然迷茫、但沒有人能預測到未來如何、因此也不能斷言"真的無法見面"或是"真的就此絕境"。

我覺得永近是個正向力量(或是說心理素質)很強的人,但那種正向力是在認清事實後的正向與不輕易放棄,這個部分大概跟金木的執著挺像的吧。


*雖然知道金木是喰種、知道人類食物對他來說有多難下嚥,永近還是不會阻止金木在公開場合跟他一起吃飯,這是他對金木"努力"的尊重。不過也沒有什麼能阻止他找藉口偷吃金木碗裡的食物。


*我早就想吐槽那個血砂糖了,西尾你是藥學系的就貢獻一下比較靠譜的方法吧,想想看把血肉泥放在魚肝油膠囊裡多方便。不要跟我說沒有容量三毫升的軟膠囊、不然你以為養肝丸為什麼能做那麼大顆。對拉我知道會壞掉啦、平常冰冰箱,出門快快吃,真空狀態保存期限也可以挺長的。


*在書那邊其實我覺得自己徹底OOC了一把,因為會喜歡推理與奇幻故事的我覺得會是永近、金木(雖然閱讀範圍非常廣泛但)會比較喜歡散文或是詩集這種推砌詞藻與講究心理變化的故事,所以讓他把重點放在書的故事描述上。


*金木在喰種餐廳事件後就開始寄宿古董二樓,漫畫裡面因為節奏很快、在教堂事件結束後萬丈就出現了,因此沒有提到金木有沒有回去公寓,我自己覺得沒有。


*金木查了很多男同志性事資訊,依他看本書就能學技能的能力他當top或bottom都應該毫無障礙,不過我覺得在這種階段下除了想把自己送給永近這主要原因、金木應該尚無法接受自己去"征服"永近這回事(怕失控)。


*我得承認自己寫到後來都不知人了...還有再看一次真的覺得自己真是個永近蘇...

*嗯,我自己是覺得當永近發現金木在包裝紙下什麼也沒穿時心裡應該罵了聲:操。

*在文末忘記提了,金爬到永近身上時已經被弄到有點失去理智,所以講話又開始變換人稱...XD

*男大生必須早洩,必須。

*"不讓永近上一次黑金木我會死不瞑目"、"大家好阿木又來拉低永研圈子的下限了",寫著的時候一直像念經一樣念著這兩句話。


*金木開口問芳村店長的問題是:人類與喰種該怎麼安全地進行親密活動。


我真是個話嘮之王...

评论 ( 33 )
热度 ( 44 )

© 阿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