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 flesh.

給南之紅 (關鍵字:赫子play)

大綱:我沒有拼錯字。


Tag:永研、意識流




金木舔去下唇被印記而下的腥甜。

血液在微血管流動的平均流速是秒速0.02釐米。

那些瓊漿玉液從尖端流下,他啃咬它們、第一指節、第二指節,橈骨遠端、肱橈肌、肩三角肌、頸斜方肌,他舔舐它們、下頷骨、牙齦、軟顎、舌下腺。

順從渴望的滋味鮮美且甘甜,他深入、再深入,使那皮囊下的所有內裏綻開,進入蜘蛛膜下腔、攀爬令腳趾蜷曲的神經溝渠、他最終咬破那掌管恐懼與本能的杏仁核。

從聲帶溢出微小的死亡即將降臨的前奏,追尋擠壓出殘破哀鳴的氣管,他的舌舐過每一根囚困著撲騰心臟的肋骨牢籠,掌握牽引肺葉擴張與收縮的肋間肌。

他渴求在那底下絕望地跳動的臟器。

於是他驅動那紅色的慾念、撕裂,輾壓,分裂肉體。

肉刃被血肉緊緊包覆,他嘆息、一如回歸應屬之地,他反覆找尋應許給他的迦南地。

視線之中盈滿動作間產生的熱氣,那隨著他動作漸漸張開的口像是種隱晦的邀請,於是他覆進入其中。

探入濕溽柔軟的內部,他試探、擴張、翻攪,每一次神經電位引起的震顫都讓他獲得異態的滿足。

最後他低頭嚙咬那腳踝上的皮肉,吞下對方的阿奇里斯之腱、他梭巡那條深紅色的生命之流,脛後靜脈、膕靜脈、股靜脈,直至抵達泉源奔流的分岔之處。

人類的血液,在動脈的流速是秒速50釐米。

空氣中瀰漫令人致死的馥郁氣味,他被搖擺不定的理智扼住喉嚨。

在他面前開敞的是一具無物可遮掩其殘破內裏的肉體。

視線與眼前佇立的人對上。

他想起來,他也是一副血肉之軀。

永近伸手將金木抱入懷中。



Fin.


副標題:To eat or To be eaten.

嗯?你問我永研肉在哪?
從後面讀回去你就會得到它了。


评论 ( 28 )
热度 ( 69 )

© 阿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