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後。

梗概:如果東京吃貨是一部戲,永近與金木是其中的演員。



「OK─CUT!──好、今天先到這裡,大家辛苦了!」



隨著第一助導放下拍板的響亮聲響,整個片場的沉重氣氛才放鬆下來,攝影棚內所有幕後劇組人員開始他們的工作,此起彼落的“辛苦了”不斷響起。燈光師收線,攝影低頭確認母片內容、編劇石田與導演森田彎身在監視屏幕前討論著什麼。

大守八雲拿下面具對金木研露出微笑後就跟著助理到休息區卸妝。金木暗自感謝對方沒有像以往一樣拍著他的肩說些鼓勵做結,他在自己的助理幫忙把腕部的鐵鍊卸下後本想站起來、讓道具組人員收拾身邊的拷問刑具與假血漿,但他試了幾次發現雙腳令他困窘地使不上力,金木感嘆一會自己真的全身心都投入剛才那場戲。

他疲憊地揉了揉左耳,除了攝影棚內的人聲外、那裏頭什麼都沒有。


婉拒要協助自己站起的助理,金木再度使力起身。

但這時一道開朗的嗓音隨著貼上他肩頭的溫暖掌心而來,將金木按回椅子上。

「呦、金木,還好吧?」

金木有些訝異地盯著面前著休閒服滿臉笑容的來人。

「─英?──怎麼在這?」聲音因為演出時反覆地嘶吼而有些沙啞,金木咳了幾聲。今天拍的只有與壁虎的對手戲,幾乎沒有備選鏡頭*,不需要幫金木餵台詞也沒有必要出演,行程一向很滿的永近會出現在這裡真的出乎金木意料。

「來給你當送水小弟。」永近晃了晃手上的保溫瓶,他一邊說話一邊旋開瓶蓋、斟滿一杯熱茶往金木手裡塞「喝吧喝吧。我啊─昨天重翻劇本、覺得我們的大主角一定會在這裡叫到破喉嚨。要是明天你在最後一幕失聲、OCD*大王恐怕會叫我們延檔期。」最後一句話永近將手圍在嘴邊用眼角瞟著導演區悄聲說,金木因為他誇張的表情笑出來。

「石田老師才不會這樣─。」

「停。現在別說話,你那聲音破到可以去演東京蝙蝠俠。」永近一臉嚴肅地道,金木很想發笑吐嘲回去、但在永近的視線下他只能低頭啜飲手裡溫熱的澎大海。帶著點甜味的藥茶順著喉嚨而下、暖意從腹部慢慢泛開。

「這傢伙我來搞定、你先去忙別的吧。」永近對正替金木拆道具的劇組員說、看到對方臉上的遲疑又補了一句:「放心、我是金木研的秘密貼身助理、他還在演小路人時、我就在幫他買咖啡了。」

因為這番話,對方似乎發現金木的助理早在永近出現的同時默默地離開前往休息室,於是劇組員告知永近將拆下來的道具留在原處後就轉身離開。

永近嘿呦一聲蹲下,一面替金木拆腳上的鐐銬、一面自言自語道稍早他在訪談節目幕後的笑料與八卦。每次金木研要開口,他就怪聲怪氣地替金木把話說完,金木只能故意擺動雙腳讓永近沒辦法順利解下腳鐐。但金木的反抗太過消極,永近還是三兩下就解下了幾可亂真的拘束道具,他把玩著手上戴著血繡的鐐銬。


永近第一季的戲分在昨天就已殺青。他所飾演角色的最後一幕是在外景走廊上與主角對談。

身為一線演員的永近英良在第一幕NG了幾次。導演沒有動怒,他讓永近多了幾個背對鏡頭後順利拍完那段戲。

這一幕本來就沒有要你面對鏡頭、只是預備用。總是會出現在片場的編劇石田拍著永近的肩對他說。

永近後來看了那一段的樣片,他默默地想:當時可以不盯著金木的臉唸出那句台詞實在太好了。


飲盡幾杯澎大海後,金木再度試著發聲「英─。」他的聲音回復許多「這個是哪來的?」金木記得永近不喜歡喝沒有氣的飲料。

「我從真戶曉的休息室偷來的。」永近看到金木睜大雙眼時咧開嘴笑「騙你的、我買來幫你泡的。」


他對刑求椅上的金木伸出手。

「晚餐吃漢堡肉?」

金木拉著永近的手,笑著,輕鬆站起。

「好啊。」


Fin.


==

備選鏡頭:在拍攝雙人場景時,通常會拍攝一個主鏡頭與兩個角色各自的備選鏡頭,在最後剪接時製造出腳色間的對談感。備選鏡頭只有拍攝單獨角色,鏡頭外需要有人給演員餵台詞,因為這時候只需要一位演員,通常除了劇本指導去充當餵台詞的人員、只有感情好的演員才會互相這麼做。

OCD: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強迫症。


第一部最後一集,那一幕永近背著鏡頭說出"怪物",真是痛徹心扉啊....

评论 ( 13 )
热度 ( 52 )

© 阿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