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話。

梗概:永近英良會說夢話。


Tag:永研,甜,平行世界


金木是被咀嚼聲吵醒的。

他從沙發上坐正,身上披著的毛毯向下滑落,電視螢幕又從他們放的電影開頭重新撥放、為黑暗的房間提供不斷浮動的光源。

永近英良在他身旁,頭後仰、整個身體用一種奇怪的姿勢攤在沙發上。看上去正在熟睡,不過嘴裡不斷發出嗯嗯嗯嗯的咀嚼聲:

「吃不下了....嗯...再來一碗...。」

被戀人在夢中毫無邏輯的話逗笑,金木小心翼翼地把毯子拉回永近的下巴下緣,伸手關掉電視,然後輕輕把頭靠回永近身上。


咀嚼聲還是沒停。

金木睜開眼睛,他看向聲音來源,毫無理由地擔心了一秒對方是不是在咀嚼自己的舌頭之類。

他觀察了對方一小會,永近看起來只是用嘴發出一些類似咀嚼的聲音。金木頓時一股氣提不上來。

再這樣下去要怎麼睡啊,他有點惱怒地伸手戳戳永近的臉頰。

「你做的飯...最好吃了...金木...。」

咀嚼聲停下來。

金木把永近放在沙發上的手臂移到自己身上,靠著對方的胸口又沉沉睡去。


隔天早上永近對他說:今天特別飽、早餐吃不下啦!

金木才開始認真地擔心永近是不是把爬到嘴邊的小強吃下去,不過這猜想太荒謬了,他沒有說。



「──!」

金木驚醒,永近正在哭。

他急急地爬起來看到對方一臉痛苦的樣子,伸手要把永近搖醒,但在他的手放上永近的肩膀時、對方皺眉呢喃:

「不行啊...金木...這種H的事...。」

要把永近叫醒的這個決定遭到劇烈的動搖。


隔天早上他還是沒有勇氣問永近到底夢到什麼。




金木又從睡夢中醒來。

不過這次不是夢話。

永近的雙手正揉捏著他的臀部。

「英──!」全身的血液好像突然衝上腦門,他推著永近的胸口、但對方只是收束了手臂將他抱得更緊。

「睡覺了啦....明天還要早起....!」金木猛地抽氣、永近的手指探進他的股縫。

也有一陣子沒做了。當永近的大腿往他的股間磨蹭時,金木放棄地想、然後要親吻永近探過來的臉頰。


「被我抓住了吧...哞哞星人...。」熟睡之中的永近仍然能一臉傻笑。


金木這次直接把永近從夢裡打醒。



這次金木沒有被吵醒,他正忙完一天的事,要往床上躺。比他早睡的永近突然開口說話:

「咚咚隆戰士出發了嗎....?」

仍舊是一貫熟睡的臉,永近嘴角還流著口水。金木輕笑著鑽進對方身邊的被窩:

「出發了喔。英去睡覺吧。」

「...去哪裡?...我們要一起去嗎?」

「嗯。」

「....金木研...」

「嗯?」

「...我喜歡你.....。」


「我也是。」


FIN.



*沒錯,這可以是個虐梗,但我不想這麼做、造就了這篇傻白甜,裡頭的夢話全改編自PTT笨版網友分享。


如果有大大想用這梗概寫虐也歡迎拿去...。

然後阿木就會血淚燉肉文傷大家眼睛。

评论 ( 9 )
热度 ( 55 )

© 阿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