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夢。

雖然休假,人仍甚忙。

 
 

只好寫短篇保持手感。

 
 

初夢。


 
 

Tag:新年賀文、永研、同居關係、Fluff、平行世界

 
 

永近醒來的時候、金木正往味噌湯裡加豆腐。

 
 

「早安,飯等一下就好。」

 
 

「呼哈─早。」永近英良毫無遮掩地打著哈欠,手上拿著冒著熱氣的馬克杯走過來、靠在金木身旁。經過洗漱、永近的身周帶著一股牙膏泡沫味的清新氣息,他抱胸斜倚在流理台邊緣、被睡扁的頭髮朝向四周胡亂翹起,面容裡帶點剛睡醒的饜足、而盯著金木的雙眼靈動有神。

 
 

把倒光豆腐的空碗放在一旁、金木拿起擦手布擦乾雙手,再把略為潮濕的絨布放回去,邊角折疊得整整齊齊。他執起放置在碟子上的湯杓攪動正冒著熱氣泡泡的味增湯,白豆腐與柴魚片在黃褐的鍋裡緩緩起伏沉沒。「怎麼啦?」金木問。

 
 

永近靜靜地看了一會金木攪拌湯鍋的動作。突然嘿嘿傻笑起來。

 
 

「怎麼了嘛?」永近的反應讓金木的臉頰微熱,他放下湯杓,側身看著對方。

 
 

永近喝了一口手裡的茶後才慢吞吞地道:

 
 

「我昨晚夢到上戶教授只穿著兜擋布在通識大樓的長走廊上追我。」

 
 

金木立刻噴笑:不會吧?永近一臉嚴肅回應:真的、沒有騙你。他讓金木笑了一會後繼續道:「上戶教授,只穿著兜擋布,在夢裡一直對我重複大喊四個字:期末報告。」這次永近不理會金木止不住的笑聲說下去「我拼命跑、他在我身後拼命追,那走廊長到沒底,最後終於有扇窗戶出現,我開了窗就跳出去。」

 
 

「結果我跳進我們高二教室前面那條走廊,你還記得嗎?那個老關不緊的消防栓門那裡。」

 
 

金木記得,他們教室前關著消防噴頭的紅色鐵門不知為何總會鬆開一個縫,升上三年級時校方把全校的消防裝置都換過,也許是為什麼那個消防栓門一直沒修好的原因。

 
 

「然後,夢裡面的我突然想到、啊,你的期末報告被我拿去抄、不好,待會穿著兜擋布的上戶教授就會去追你了。」

 
 

什麼啊。金木笑著說。

 
 

「我開始在學校裡找你,夢裡面人很多,好像是學園祭、可是走著走著、突然出現拿著結算報告跟預算計畫書跟在我身後一直碎碎念的山本學長、還有喝醉的鷹山會長,最後全學生會幹部都出現了,他們意志堅決地要我跟他們去當學園祭上正妹選美比賽的評委。可是我一心一意要找你,夢裡面的我越來越急,最後乾脆拔腿狂奔、我不知道被誰拉住,整個人啪—地!面朝下用力摔倒在中庭…笑什麼,夢裡的我痛到流眼淚啊。」

 
 

永近摸摸臉頰瞪著正遮著嘴笑的金木。他接著揮舞沒拿杯子的手說:

 
 

「然後剛剛追著我的那些人,全都像美式足球員、一個個撲上來疊在我身上,島崎學長跳上來的時候、我感覺到我的胃要被擠出來了!胃!」

 
 

永近稍挺下來喝了口手裡的茶、低頭盯著杯子裡:

「正當我覺得快被他們壓死、有一隻手用力的抓住我、然後把我從一坨人山底下拉出來。」

 
 

「夢裡的你看起來很擔心,一直問我要不要緊。你知道我回你什麼嗎?」

 
 

「我跟夢裡的你說,我好想從今以後一直喝你做的味噌湯。」

 
 

永近抬頭。金木看到他瞇起眼、笑容比他們一起看見的新年曙光還燦爛。他轉回頭拿湯勺攪動湯鍋、豆腐幾乎快被金木的動作攪破。

 
 

「你呢?」

聽見永近的問話,金木攪拌著湯鍋的手緩下來。關了瓦斯爐、接過永近遞來的兩個碗盛裝煮好的湯。

 
 

「是好夢喔。」

 
 

「茄子、老鷹、富士山?」*

 
 

「夢到英在曬衣服呢,而且把容易被染色的衣服分開來洗了。」

永近聽到金木的回答立刻嚷著:騙人的吧。是真的呦,金木說。他們拿著手上的味噌湯、一起共進早餐。

 
 

FIN.

 


*日本人的除夕是一月一號,當天晚上做的夢稱為初夢,夢的內容通常會被當作是一年的運勢預言;其中如果夢到茄子、老鷹或富士山,表示當年的運勢鴻運當頭。

*日本人的傳統早餐內容一定會有味噌湯;而"我想一輩子喝你做的味噌湯"時常拿來當萬用求婚句。


*最後永近樂呵呵地去洗衣服了。

评论 ( 20 )
热度 ( 56 )

© 阿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