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特]關於那些悲劇少年、還有那個蝶那個夢啊。

警告:內有髒話。 大量鄉民用詞,看不懂 可以問我。

(不想貼西洽然後也不合黑特板規,想來想去還是貼這裡吧。)


既然什麼小都寫不出來,那就來說說為什麼我沒有辦法接受佐佐木緋世就是金木研這件事吧。


乙一有一篇小說,他大概的內容是這樣的:有一天、主角醒來,發現自己失去記憶。而經由周遭的人告訴他的情報來推斷、過去的自己跟現在這個失去記憶的自己性格大相逕庭。通篇文章是一部尋找他在失憶前目擊到的兇殺案兇手的推理故事、但其中有一段話特別地令人印象深刻:主角說「如果我想起了過去、那麼現在的這個我又算是什麼呢?會消失不見嗎?還是繼續存在呢?」

故事的最後,主角找到了兇殺案的兇手,也想起了失去的記憶。但是結尾第一人稱的敘述風格驟變。作者沒有明寫、但我個人的感覺是,前幾章敘述的"主角"已經死了、不存在了。

佐佐木緋世的真實身分與他失去記憶這回事可說是板上定釘,沒有什麼可以意淫腦補之處了。而雖然在第一部時西瓜打臉千萬遍、我仍待他如初戀(沒錯我就是這樣的一個盲粉),我還是無法接受佐佐木緋世就是金木研這回事,為什麼?

你難道看不出來這是如此莊周夢蝶的一個故事嗎?

就算金木研成為了佐佐木緋世而繼續活下去、那又怎麼樣。他忘記了身為"金木研"的所有過往、就算是兒戲,他也對"佐佐木緋世"的這個身份深信不疑、甘之如飴,在這一刻、除卻所有記住知曉"金木研"的人、對佐佐木緋世來說"金木研"不存在,"金木研"已然死亡。

因為他已經在這兩年的期間擁有了自己的人生、價值觀、人際關係、生活經驗、存在場所。

如果有一天他重拾記憶,復活了那個"金木研"。

那這段期間的所有記憶、又算什麼呢?

而如果他有一天以"金木研"的身份醒來、對他來說這兩年的人生就會像是另外一個人的故事,因為那是他所不熟悉的過往、沒有參與的時光。

況且、你仔細想看看,不管他是以"金木研"或是以"佐佐木緋世"的身份獲知過往的記憶、不論是兩年前或是這兩年間,這兩段記憶與經驗對他們彼此而言都是"局外人"。

你看,這不管怎麼樣走,都無法完滿不是嗎。

而且,就是因為我喜歡佐佐木緋世,所以我才如此地無法乾脆地接受他們兩人就是同一個人這回事。


綜上所述。

到底是是莊子夢到了蝴蝶、抑或是蝴蝶,夢見了莊子。

究竟是佐佐木緋世夢見了金木研的人生、抑或是金木研,夢到了佐佐木緋世。


而關於佐佐木緋世的身份認同,依照邏輯推論、在原著裡不外乎兩種走向

一、佐佐木緋世就是金木研屍體上生出來的"悲劇主角2.0版"(這是一個比喻,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的話),在第一部完結時金木研就已經死透、作為"佐佐木緋世"而重生。第一部的悲劇主角走入歷史,領個便當劇本殺青再也不見。

二、佐佐木緋世就是金木研。字面意思,佐佐木和金木參在一起做撒尿牛丸...說錯了;這兩種身分毫不違和地結合在一起、"他"既是佐佐木緋世,也是金木研。這個主角,昇華了。悲劇主角3.0就此誕生。

怎麼選項二有種非常強烈地可能性呢,我操你媽的雞巴蛋。


不要搞到後來原來這部漫畫是二十四個金木的故事,我就得滿懷幹意地把書架上那整套拿來燒了。第一步結尾時我就買回來準備怒撕書、還不是緋世這個小可愛阻止了我衝動的手指。媽媽樂咧這輩子從來沒追過如此糾結的一部漫畫,也算是奇了。


順帶一提,我對東京吃貨裡腳色的喜愛程度:

永近英良>>>│(不可跨越之牆)>>金木研>佐佐木緋世>>(所有其餘腳色)>>>>>>>>>>東京有馬


石田西瓜你他媽到底什麼時候才要交代永近的下落。

補個幹。


评论 ( 4 )
热度 ( 12 )

© 阿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