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題.

http://skepticism01.lofter.com/post/42cfb7_512a057
這一篇的後續,兩人穩定交往中。
已經發過的短短後續,但沒發在這,補之
純粹的自娛自樂之作。




    金木接到簡訊時剛回他與永近的家,卸下肩上裝滿學童講義的背包、把雞蛋從裝滿食材的購物袋裡拿出來放在桌上,他確定塑膠袋不會重心不穩壓到蛋上才從口袋裡掏出正撥放假面騎士變身音效的手機。


    永近在他們倆人交往前就老是用"孩子們會喜歡"這理由慫恿金木換簡訊或手機鈴聲,事實上也確是如此。

    雛實的同學們在某一次放學時聽到金木的手機響起"妖怪手錶"主題曲,立刻雙眼發光地朝他們看過來、知道雛實的伴讀老師居然連吉胖喵是哪一族的妖怪都不清楚後,一群小學生七嘴八舌地花了很長時間替金木上了一堂"妖怪手錶"入門課。

    那天下午雛實主動開口向正討論該怎麼跟金木說明吉胖喵與藍寶喵差異的同學說話、在大家好奇的目光下畫出活靈活現的卡通人物。

    金木看著雛實因同學的驚呼聲而露出害羞但真心的微笑、之前在公眾場合鈴聲響起受人側目的經驗立刻變得微不足道。後來跟永近提起這件事對方居然還無比認真地補充了另一堂"妖怪手錶"專業課,金木想不透一個老是要值班的兒科住院醫師哪來的時間跟上學齡孩童的流行熱潮。


    交往後永近的慫恿直接變成行動、而金木的默許也帶了一點寵溺,往往永近打來時金木才發現手機鈴聲又被對方換成某個流行卡通歌曲,也多虧了這點、金木與班上孩子間少了許多隔閡、孩子們至今都還在猜粉桃假面騎士變身音樂的來電鈴聲是不是金木老師的女朋友。金木看看來電顯示對象、忍不住大笑著否定了他們的猜測。


    金木放下手機,他盯著牆上的時鐘一會、決定晚餐煮荷包蛋煎肉排。


    永近在他要把壓好的肉排放進平底鍋時打開家門,一如以往在金木對他喊"你回來了"以前就朝家裡大聲說著"我回來了"、大步走到廚房腦袋往裡一探,金木看見對方臉上掛了一個傻兮兮的笑容。

    「好香的味道、金木煮我喜歡吃的嗎?」

    「嗯、英值班這兩天很辛苦吧?洗澡水已經放好了、英快去洗一洗來吃飯吧。」

    「我實在是太幸福了、該不會還沒從值班室醒來吧?嗚啊啊拜託不要~。」

    「英別說傻話、快去洗澡,水都要涼了。」

    一句拖長的"遵命─。"隨著步伐聲離去。金木繼續專心致志完成面前的料理。



    我開動了。

    永近落座對著自己盤子裡的半熟荷包蛋煎肉排露出了一副感動得不得了的神情,金木才盯著對方大快朵頤的樣子一會,就被永近揮著刀叉逼問怎麼沒吃才開始動起餐具。

    「...如果英吃不下的話別勉強喔。」

    「怎麼會?金木做的晚飯好吃到不行啊,你再不吃我要連你的份也吃掉囉。」

    看永近吃的津津有味,金木心裡才稍稍放心一些。

    待會吃完後再一起看"妖怪手錶"吧,上次看到一半到現在還沒看完,金木這樣提議,得到永近含糊的"豪窩"回應。


    晚餐後,金木把DVD放進光碟機。雖然金木想讓已經連續值班兩天的永近吃完後直接到沙發上休息、但凹不過認為金木陪雛實上課又要準備考教師執照不比自己輕鬆、執意把碗盤洗完的對方。

    永近在廚房大叫"金木不可以偷跑!等我來再開始!",金木忍不住笑著嘆氣。


    永近終於坐到金木身邊,帶著一點洗碗精的泡沫味與清新氣息。

    要拿遙控器時,他們倆的手靠在一塊。英的手好冰。這是金木心裡唯一的念頭。

    那是一個非常突然,卻也極為自然的擁抱。永近的指尖輕貼在金木的手腕,然後是手掌環住手臂,永近輕輕拉著他傾身與金木的肩膀相貼。下巴抵著頸窩、臂膀還過後背、冰冷的指尖輕輕棲息在金木的掌心。金木張開手掌、扣住永近的手。


    金木聽見深吸氣的聲音。

    然後才傳來永近音質略悶的句子。

    「哈哈─我覺得今天有點冷。」



    "永近負責治療的小孩今天下午過世。接下來還麻煩金木老師照顧我們的“大孩子”。 From.亞門 鋼太郎 "



    金木靠在永近懷裡,想起永近對他告白時那句無比認真的"我想成為支撐你的另一半"。

    不論有沒有交往、永近一直是填補他破損受創、不可或缺的部分。那麼自己呢?他能彌好永近身上的傷口嗎?

    但他所能做到的、也就僅有握住永近冰冷的手而已。


    永近抱著他,像是聽到了金木腦中的問句似地、突然一語不發地側頭親吻一下金木的唇,握緊兩人互相交扣的十指、指腹輕輕摩娑金木的手背。


    他用溫暖起來的手按開電視,他們互相依靠著、看完那部卡通。


end.

评论 ( 1 )
热度 ( 24 )

© 阿木 | Powered by LOFTER